周航贾跃亭决裂始末 贾亲自修改声名 _环球华商_财经_

2017-04-29 16:54

4月16日,没人知道,这场对于易到福气归属的会谈会在次日引发风暴。

主角是周航。此刻他的身份是易到创始人,还在挂名却已经被边缘化的CEO,以及两个月前才新增的顺为投资合伙人。在场的还有乐视控股成员,至少一家投资机构代表。据濒临乐视的人说,乐视控股董事长、CEO贾跃亭自己并不在场。

上述知情人吐露,周航获得了投资人的支持试图重掌易到,乐视以为给出的价钱低得离谱,甚至荒诞。2015年10月,乐视以7亿美金拿到易到70%股权,据说4月16日晚的谈判价格只有当初的1/8。《中国企业家》就这一数字向双方确认,但没有得到证实。

终局是,谈判崩裂。第二天晚上,周航一纸声明点破易到资金弛缓的危机,也把他与乐视关系破裂的事实公之于众。

据说,获悉消息后的贾跃亭大怒。4月17日晚,乐视大厦16层,十余人聚在贾跃亭的办公室,除了乐视控股跟易到的高层,还有两三名法务和律师,他们在紧急商量回应周航的声名。

一位参加当晚会议的匿名人士告诉《中国企业家》,“贾跃亭非常负气,声明是他逐字逐句亲自改出来的,改了五六十遍。;声明中称,“此举堪称农夫与蛇的古代版,令人愤慨;。

甚至贾跃亭一度打算在申明中浮现“把周航从董事会除名;的字眼,考虑再三,他将措辞改为“易到即将召开董事会,探讨对周航的处理,并就上述举动查究其法律任务;。

易到融资困局

外界解读关于周航将抵触公然化的动机有两层,一是乐视当初入购易到,作为创始人的周航并没有拿到多少现金,股份的兑现被一再延宕。另一层则是他有心从新把持易到。

2016年3月,乐视入股易到半年左右,《中国企业家》曾问周航是否会再次创业。他的回答是,当然有主张,但不甘心。理由是,当初他想做的产品和愿景还没有到达,他想花一点时间真正做到,当时并不想分开。“我欲望它(易到)凑近于我想要的,我才华无憾地离开;。

对于周航想携投资方抄底入股易到,但由于价格太低,而被乐视拒绝一事,易到联合创始人、高级VP杨芸对《中国企业家》表示“有资本想入,但周航想入是扯。;工商材料显示,杨芸目前是易到第三大股东,持股比例为2.29%。

外界普遍猜疑对易到有意的一家投资机构是顺为资本。理由之一是,经多方确认,周航两个月前就加入了顺为,并且在今年年初周航便加入了顺为资本的年会。

而关于周航与顺为资本的关系,4月9日,顺为资本治理合伙人许达来向新浪科技确认“周航已经加入顺为资本,出任投资合伙人。;杨芸却表示“投资合伙人不是管理合伙人,是一种更加蓬松的关系。;

一个有意思的细节是,无论是周航还是易到,都没有对其参加顺为资本发出任何确认消息,顺为资本也在之后的采访中表示“所有以当事人回应为准。;

另一个被爆出可能对易到感兴趣的是汽车租赁公司宜租团体。腾讯财经称“宜租集团有意开价150亿收购易到,但前提是易到能顺利拿到网约车牌照。;对此,易到一位高层表示网约车牌照很快就会拿到。

然而宜租集团一位高层却就这一消息回应《中国企业家》,“在2015年10月乐视入股易到之前,曾有人将易到的资料给到宜租,但公司考量后并没有与易到有实际接触。;对于这次“150亿的投资;,此人明确表示“完整不存在这件事件。;

事实是,易到从前一段时间融资并不顺利。即便是《财经》此前爆出的携程和复星,也没有确切的证据表明他们的投资动向。

融资碰壁的同时,是周航与易到管理层、乐视之间的关系日益僵化,他们的目的已经不再一致,甚至信息不再透明。

杨芸对乐视颇为不满,这也是周航的立场,“乐视张罗给易到融资一年多没融到,作为股东,所有人都在踊跃帮助易到融资。;而周航发出公开信的起因只是“大股东乱搞,小股东胳膊拧不过大腿,就让舆论给大股东压力从而操纵经营风险。;

从去年下半年开始,周航与易到高层的关系已经开端恶化,在一位易到高层看来,乐视应该在入股易到之后尽快做好创始团队和易到的切割,拖的时间越久,双方产生抵牾的越多。

比喻,关于14亿的这笔贷款是否合法合规还存疑,双方对13亿贷款是否被挪用一事就对外说法不一。

乐视在声明中明白指出,对这笔贷款的具体去向,“周航本人不仅知情,也在相干的董事会文件上签字确认,并且易到与乐视控股也已经签订了相关协议。;

杨芸却反驳,“周航起先并不知道这笔贷款,后来晓得后发了正式邮件强烈反对,反对以易到作为借款主体,而且周航也不签过字,并在当时跟事后很长时间完全不知道乐视挪走13亿,直到一个偶然机会得悉。;并且表现事后易到与乐视为了躲避危险,才补签了一份13亿的“借款合同;。

周航曾亲口否认,2015年是他最痛楚的一年。“好受来自于竞争、弹尽粮绝,近乎崩溃的这种溃败感,甚至已经依稀闻到了逝世亡的气息。但你仍是心有不甘,一会有渴望,一会儿又感到跌入谷底,心情很难宁静。;

但其中最大的起因还在于这一年他“放弃了对易到的控股权。;在谈到这个问题时,周航说,“当面临企业生去世和控不控股的取舍时,会毫不犹豫决定企业生存,我有不舒服,但没有纠结。;

关系恶化始末

乐视与周航也曾有过浓情蜜意期。最初,周航对易到和乐视的互补性是持乐观态度的,“易到要学会去做一个有情怀的蛮横人。在中国,不野蛮是没有办法生存下来的。;

2016年3月,《中国企业家》专访周航时,他曾说,“之前我对贾跃亭不懂得,只吃过一次饭。后来我也经常换位思考,如果我是他,会不会去收易到?我觉得我不会,因为风险太大了,不仅要花那么多钱,也要投入更多的钱。;

周航甚至否定,他冒不起这个风险,宁肯放掉这个机遇。“代价太大,超级高的危险;。

目前仍在易到的员工也证明,最初他们能明确感想到周航的权威并不受到太大挑战,公司的大局都是他在主持。加入乐视董事会时,周航都是被安排坐在贾跃亭旁边,俩人谈笑风生。

双方关系出现裂隙是在乐视试图对易到施加影响之后。一位不愿具名的乐视员工说,周航不太配合乐视的生态调度。“乐视的特点是把比较好的资源尽可能的延伸到用户那里,比如想在易到做广告,充值返电视、手机等产品,大家都认为这在乐视是很常用的手段,但周航反对。;

另外引起贾跃亭不满的是,周航不愿意背负KPI。但据腾讯财经报道,早在乐视入股易到时,周航与管理层团队就与乐视签有对赌协定,其中一条是“乐视投资后的一段时光,易到的营收和市场份额达到一定范畴后,乐视会购入开创人所持的易到股份,首创人正式退出。;

2016年2月,在乐视年会上,贾跃亭也向周航团队提出了“三个百万;目标,即“百万日订单、新增百万司机、新增百万车辆;。

关于对赌协议,易到一名员工认为存在,但不清楚详细条款细节。杨芸却否认有对赌一事。

终于在2016年3月,贾跃亭将CMO彭钢放到易到总裁的位置。曾经负责乐视智能硬件终端产品营销与经营工作,且塑造了“超级系列;品牌的彭钢,被媒体描述为“典型的乐视培养的生态型高管;。易到的味道就此发生变革。

彭钢对公司的营销策略进行变更,从“充100返100;变成了各种花式充返,类似充现返送乐视手机、乐视电视、乐视会员等等。乐视上述员工认为,这援助易到迅速拉升了用户流量。但也有人质疑乐视在倾销库存,这部分充返的产品自然也被折成市场价,被视作乐视对易到的投入。

就在彭钢参加易到不久,周航对《中国企业家》承认,他跟贾跃亭存在必定的分歧。“我跟他说,他的信念信仰能够用大家理解的方式做出来,但不能天天生态化反,天天跨界颠覆,大家记不住,这个很空洞。;

再回忆多少个前的被收购,他也没有表示得志得意满,相反强调“所谓一拍即合的商业配合、相见恨晚都是说出来忽悠老百姓的故事,背地都有深度思考,甚至很多纠结。;

周航与乐视真正彼此失去信任是在去年下半年。当时外界有声音念叨周航可能离开易到,双方都认为是彼此有意对外释放新闻,相互猜忌。在此之后,关联彻底恶化。

2016年“十一;之后,周航开始周游世界,对公司事件就很少过问。在他微信友人圈,不仅没有发过任何关于易到的信息,甚至在此次事件之前,只字未提易到。

对于目前的困局,易到一位高层表示,“已经找好了保荐机构,公司将会在香港上市。;而2016年3月,周航当时的说辞是,易到将通过拆除VIE结构准备启动国内上市盘算,力争成为中国共享经济第一股。

但截至4月19日中午一点,北京技能交易大厦的18层,易到办公室外仍挤满了前来提现的司机。对这部分资金,上述不具名的易到高层表示,“将会由乐视来支付,1到2亿元资金基本就可能解决问题。;

然而,剧情还未落幕。主角周航下一步的举动还不得而知。